这 是 缘 份

人生苦短,而一生中又有很多坎坷和悲苦,这一切究竟为了什么?如果我们有机会打开生死间的时空界限,犹如观众般观赏十方世界中过去、现在、将来的一切,所有的因果可能都将了然于胸。
在人的一生中会遇到许多人,有的萍水相逢,过后便相忘于江湖;而有的人却一直都与自己有关,或成为淡淡如水的友人,或成为相濡以沫的伴侣。当人们感叹人生的聚散离合时,最常提起的一个词就是“缘份”。
“缘份”,这个中国文化中特有的词,蕴涵着难以用语言描述的深意,更无法在其他文种里找到对应的概念。中国人对缘的理解早已经超越了宗教和学术,它是流淌在心灵中的感应。那么“缘份”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要说清“缘份”,就离不开轮回,离不开前世、现世和来世之间的因果。
缘之由来
狭义的讲,缘主要指亲缘,比如夫妻、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等;而广义的讲,缘涵盖了生命历程中遇到的所有人和事。
我们在日常中会遇到各种人,无论是亲友之间、同学之间、同事之间、师生之间,有的人会对自己很友好,也有人可能对自己不太好;或许是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无意中帮了你的大忙;或许在什么地方被骗去了钱。这一切,用轮回的慧眼看来,都是有因缘的。
许多人认为缘之说来自于佛教,其实有轮回的地方就有缘。而轮回的概念已经远远超越了一切宗教的范围,成了最终解答人 生命意义和恩怨的钥匙。诗仙李白曾说:“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天地一逆旅,同悲万古尘。”人生苦短,而一生中又有很多坎坷和悲苦,这一切究竟为了什 么?如果我们有机会打开生死间的时空界限,犹如观众般观赏十方世界中过去、现在、将来的一切,所有的因果可能都将了然于胸。
西方人讲“爱”,而中国人讲的是“恩爱”。一个“恩”字就道出了“爱”的根本,也赋予后者内涵。
西方没有“缘”的概念,然而西方人已经开始认识轮回,其实也就已经开始认识“缘”。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现代西方轮回研究对缘的解读。
西方研究者眼中的“缘”
在诸多研究轮回的书籍中,关于“前世回溯”的内容多得不胜枚举。一方面,这是一种研究轮回的手段;而更多的,是被用来作为临床治疗的方法:通过让患者在催眠的状态下再次经历前世的伤痛并解读宿世的因果,今生的顽疾往往神奇地不治自愈。
催眠不是睡眠,这种状态很类似于《道德经》中所说的“惚兮恍兮,其中有像;恍兮惚兮,其中有物”,受试者在这种入定状态下体验的前世栩栩如生,逻辑连贯,绝非通过想像所能达到。
在已经发表的有关“前世回溯”的大量研究案例中,一个最常见的现象就是一个人前世的亲朋好友甚至仇敌,往往也出现在这个人的今生,扮演着各种重要的角色。也就是说,生命往往群体转生,在漫长的岁月中清偿彼此的恩怨,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缘”。
20世纪80年代迈阿密西奈山医学中心的心理科主任魏斯博士有一本书叫《真情永驻》,其中记述了一个关于“缘份”的 “现在进行式”的案例。素昧平生的一男一女同时找到魏斯博士进行回溯治疗,两人分别回忆出2,000年前在耶路撒冷的共同的前世,那时他们是对父女,父亲 遭到罗马士兵的折磨,死于女儿的怀里。他们两人在魏斯的诊所有过一面之交,但魏斯因为职业纪律不能告诉他们对方的回忆。可是在他们的疗程结束后,命运之手 展开了它巧妙的安排,两人却“偶然”地同乘一次班机,得以相识相爱。
另一位专家牛顿博士可以引导受试者在催眠入定的状态下回到转世之间的世界。他在十几年的研究中积累了大量的案例,并 分别于1994年和2000年出版了《性灵之旅》和《性灵宿命》两本书。牛顿发现两次转世间一个最为重要的现象就是生命(或灵魂)分别属于不同的群体,而 同一群体的人在一世又一世中总是有关联,互相扮演着各种角色。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人们会发现,自己的圈子内的人相互之间总会莫名其妙的发生一些是是非非, 大概就是在这一过程中了结前世的恩怨吧。值得一提的是,牛顿的受试者有着各种各样的信仰(包括无神论),但他们在入定状态下对彼岸世界的描述惊人地一致。
婚姻天注定
红尘中最为重要的缘份当然就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夫妻之缘,很多人可能都认为自己与配偶的相逢纯属偶然。而在轮回的世界中,俗世只是一个巨大的舞台,大戏的情节早已被精心地安排,一切看似偶然的相遇都是剧本中巧妙的构思。
每个人都渴望爱情幸福,向往婚姻美满。而在轮回的世界中,一切都在因果的安排中,是你的推不掉,不是自己的也要不来;无论是希望能找到自己爱的人,还是希望找到真爱自己的人,在轮回的世界中,爱只是报答前世今生之“恩”的方式。
西方人讲“爱”,而中国人讲的是“恩爱”。一个“恩”字就道出了“爱”的根本,也赋予后者内涵。“恩”在先,“爱” 在后,有了前世的恩,才结下今生的缘,于是有婚姻的美满。然而“缘”也不都是美好的,正如有恩就有怨,也就有了善缘与恶缘之分。许多不幸的婚姻,推而广之 不幸的人生,在轮回的世界中看,都是因缘所定。
善解恩怨
缘份之说有时会引发关于宿命论的争论。其实,即使在人们只相信个人奋斗的今天,也没有几个人真的相信能摆脱自己的宿命。斗争哲学教育人们以牙还牙,结果使人陷入更险恶的宿命中难以自拔。
在轮回的慧眼里,“宿命”并不是逆来顺受,也不是一种面对命运的无奈。相信宿命的人有面对苦难时的大度,和面对幸运时的感恩。有了轮回中的宿命,天道才得以公平;而缘份,哪怕是恶缘,不正是善解恩怨的机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