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陈明道 今生唐江山

二○○二年第七期《东方女性》杂(海南省妇联主办),以显著的位置、近二十页,详细而真实地报道了「转世奇人」唐江山的前世、今生。
这项特别调查称∶海南省东方市感城镇不磨村村民唐江山,生於一九七六年。三岁时,他对父母说∶「我前世叫陈明道,前世父亲叫三爹(陈赞英),家住儋州 (距东方市一百六十多公里)。」并能讲一口流利的儋州方言。

六岁那年,他清楚地记得他前世所在地「儋州市新英镇黄玉村」,并带他的父母,在他的指引下,乘 车来到这里,接著认出了自己的前世父亲陈赞英及两个姐姐、两个妹妹、前世女友谢树香。

他告知前世亲友,一九六七年,二十岁时,他是黄玉村的团支书记、民兵 连长,因黄玉村与邻村为土地纠纷,被对方袭击打死,被击中脑後一刀,左腹一刀。记者看到,他的左腹部,现在隐约可见刀伤痕迹!

据陈明道生前好 友说,陈明道活著的时候,经常为乡邻做好事,苦活、脏、累活都争去干。唐江山认出前世父亲陈赞英後,经常看望、赞助陈赞英,直到陈赞英於一九九八年去世。

陈赞英去世後,村里的人一致认为陈明道还活著,将陈赞英的遗产归唐江山,但唐江山毫不犹豫,全部归陈赞英的侄子陈军助(陈赞英无子)。
应当说,《东方女性》还是有勇气的,敢於将这个轮回转世的实例公之於世。

须知,调查这个事实的,皆是自称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海南省计划生育局副处级干部李书 光,中国遗传学会理事、海南省人民医院中心实验室主任符生苗研究员,《东方女性》记者艾男、朱必松,等等。

他们这一奇闻事实,寄托生命专家、遗传专家的共 同研究,从而解开二世人唐江山之迷。

许多对佛法半信半疑的人,总是抱怨佛教因果报应,六道轮回的例子,缺乏新例;那麽,这篇报道便是绝好的新 例。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说∶「如果有任何能够应付现代科学要求的宗教,那必定是佛教。」

佛法确实博大精深,敢於接受科学印证而又超越科学的宗 教,只有佛教!可叹不信佛法的人,一味斥责轮回转世之说、不可信,甚至贬为迷信;试问,面对这些实地调查的事实,你能否认它吗.海南转世男子找到前世的父亲

唐江山家住中国海南省东方市感城镇,现在二十多岁,已结婚,有两个孩子。他知道自己前世的情况及死因,并去以前生活的地方看望了前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转世奇人”。

消息,在唐江山3岁时(1979年),有一天他突然对父母说:“我不是你们的孩子,我前世叫陈明道,父亲叫三爹。我的家在儋州(儋县),靠近海边。”更奇怪的是,他竟然能讲一口流利的儋州方言。 

唐 江山说自己是在“文革”期间武斗被人用刀和枪打死的,“1967年9月的一天,我当时是村里的共青团支部书记、民兵干部,那天因我们村的碾米机没有油,我 们八个人外出买柴油。回来时被邻村人打死了。我被击中脑后一刀、左腹一刀,一颗子弹从左后背接近左腹刀伤处通过。” 

隔世寻亲心似箭,在他五、六岁时,他有一种预感,母亲已不在人世,但父亲还在,已成了孤独的老人。

在他五岁那年,新英镇有一位年青女子到他们村做生意卖小商品,唐江山听她说儋州话,便用儋州话对她说自己是儋州新英镇人,家住黄玉村,要求她带他到黄玉村。这位女子对他的话感到半信半疑,不肯带他去。

六岁那年,他向父亲提出要去儋县新英镇黄玉村找他前世的父亲三爹,但父亲不肯带他去,于是他不吃任何东西,也不与别人说话。几天后,父亲终于同意带他去。

父子相认惊动四邻,一进门,他见到了前世的 父亲——三爹,父亲已经变得苍老。唐江山走到三爹面前用儋州话叫他一声“三爹”,三爹大惑不解。

唐江山向他解释说,“我是您的儿子陈明道,那年被人打死, 后托生到东方市感城镇不磨村,现来找您。”唐江山的这番话,使三爹惊得目瞪口呆,一时反应不过来。唐江山看三爹不相信,就说自己以前睡哪个房哪张床,并一 一数出以前常用的东西。

三爹见他说得一丝不差,认定他就是自己死去的儿子陈明道,两个人一下子抱在一起大哭不止。这时,惊动了四邻,他们都赶来看是怎么一回事。

唐江山还见到了二爹的儿子陈军助弟弟,及以前的好友,每一个人他都认得,并且能上前叫出他们的名字,说以前与他们一起做过什么事,说得一点不差,他们不得不承认他就是陈明道。他还能认出他前世的女友谢树香。

唐江山还带父亲去了北门江边,因为以前陈明道就死在这附近,一到这里,唐江山便害怕起来,于是叫父亲赶快乘船过河。后来他多次回黄玉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