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看五通,六通,三明六通

佛教承认有神通的事实,凡夫可得五通,出世的圣人有六通,佛有三明六通。

所谓五通,一:能知过去世叫宿命通;

二:能知未来世及现在的远处和细微处叫天眼通;

三:能知他人的心念活动,叫做他心通;

四:能用耳朵听无远弗届的声音叫天 耳通;

五:能飞行自在,有无变化,来无踪,去无影,瞬息千里,取物如探囊等,这叫做神足通。

此由于功力的深浅,使得所达范围的大小和保持时间的长短有所不 同,是属于有为,有漏,有执着的,跟解脱道无关,当然,也不是菩萨道,所以圣人必须另得漏尽通。
所谓漏尽,即去我执而证涅盘,小乘就是阿罗汉,大乘是初地乃至七地以上的菩萨。

唯有佛得三明,即六通之中的天眼,宿命,漏尽的三通称为明,那是因为唯有佛的 神通力,是彻底,究竟,圆满,无碍,是度众生的方便,不是异能异术的表现。

一般外道得到了一些神鬼的感应,能差遣鬼神或被鬼神所差遣,就以为得到了三明六 通,是非常幼稚和危险的事。

神通有一定的修法,有的是以习定而发通,有的是以持咒而发通。

修定得通,首先是注意力集中,心力增强,用心念把自己身体的官能接通宇宙的磁力和电波,再对于波长的选择性和接收力的训练,沟通到达某一种程度,自然产生神 通的功用。

这都是在物质范围之内,没有物质的条件,神通无法表现,也无从训练。故以基础的道理而言,唯物论者也能练成神通。

关于用咒力达成神通的目的,则是以特定的某一种或几种咒语来感通鬼神或差遣鬼神,被鬼神所役使或役使鬼神。

咒的力量,我们在另一篇中已介绍,是代表特定鬼神的符号和威力,所以,有感应特定鬼神的作用。

这两种比较,前者如定力退失,则通力也退失;后者如鬼神远离或犯了禁忌,通力也会退失。

鬼神的力量,可以用两种方式来表现︰一是载附于人的神经官能而出现; 一种是从耳根的耳语得到消息。附载式的神通和传话式的神通,实际属于感应的范围,还没有

到达神通的程度;可是附载式的感应,很容易被以为是他们自己修成的 神通,因为不自觉有鬼神附体的感受。

因为神通不能违背因果,不能改变既成的事实,只能够预先 得到消息或从远距离得到消息,而做暂时的回避和阻挡。

神通也是自然现象之一,他不能跟自然的轨律相违背。所以,好显神通的人,除了显异惑众之外,对于乱世 的大局无补,

对于混乱的社会无益,对于彷徨的人心无助,反而沉迷于神通现象越深的人,脱离正常的生活越远。

因此佛世时代,佛不许弟子滥用神通,阿罗汉的弟子们,也并不是都有神通。若用神通,虽能感化众生于一时,不能摄化众生于长久。

而且,善用神通如比 丘之中的大目犍连,比丘尼之中的莲花色,分别为罗汉,罗汉尼的神通第一,结果,大目犍连死于鹿杖外道的乱棒,莲花色死于提婆达多的铁拳。

故历代祖师从印度到中国,使用神通来传播佛教的不多,甚至可以说很少,这些人,如果在使用神通之后,大概会离开当地,或者舍报往生他界。

如果常显神通而不收敛,必然遭致杀身之祸,枉死之灾和凶死之难;舍寿于非时,这都是由于违背因果,抗拒自然的结果。

如众人所知,西藏地处高原,崇山峻岭之中,潜修密行,苦修禅定,精练神通之士不少,其中有人能够呼风唤雨,洒豆成兵,以飞剑杀人于千里之外;

可是西藏的佛教史上,也有过几次的法难,也就是佛法遭受恶王的摧毁和消灭之时,神通即失效。

台湾也有不少已得所谓三明六通的异能之士,台湾本岛,几乎年年都有台风,地震,水患,以及扰乱大众安宁的黑社会流氓,地痞,强盗,土匪,那些具有神通的人士为何变成了无能无力而不问不闻?

可见得业力不可思议,共业和别业,该受的仍然要受,迷信鬼神的神通救济,只有增加更多的困扰,损失更多的财产,消耗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所以怪力乱神是孔子所不语,识者所不取。在今天社会文明,知识普遍的时代,凡事应以正信的佛法,从事于智能的开发和努力,不应迷信所谓神通的奇迹,因为,那实际上不过是鬼神现象的幻术罢了。